白总。

我们会永远倔强,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瑜洲】【ABO双A向】HERO

  Part3.


*切勿上升真人。




  半露日光徐徐破开天际一抹茶白,柔和光芒给予沉寂土地许些生气,淡淡日光泛着光亮跃过众多建筑自玻璃缘投射至厚重窗帘打下一片光晕沿入室内。


  睁眼就是白净的天花板,陌生的吊灯随着他的呼吸不断变换而动作。


  黄景瑜就是在这样的境况中醒过来的。


  疼。


  刚睁眼就被迫要面对宿醉的不适,还未来得及记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就有阵阵恶心在他脆弱的胃里翻腾而上,颇有反天的阵势。


  黄景瑜眯着眼睛晃晃脑袋,低吟一声并试图撑起上身才发觉他竟不自觉的僵硬的成了一个1状睡在一边,纳闷一会儿本想寻找衣物,结果动作间牵引的头痛使他打消了这个想法。他索性展臂于柔软床铺摸索,却手指未挪出多远就触及一片温热肌肤。

  活的。

  他机械般的转首望去,大脑下意思搜寻昨晚记忆,等至看清身边人脸的同时大脑搜寻也工作完毕。


  关键词:许魏洲。


  于柔光下而缓和的轮廓带些模糊,发顶的头发乱糟糟的翘着,搭在温顺眉眼前顺着主人的侧首顺从垂下,呼吸平缓,显然一副熟睡的样子。


  结合房间里陌生的信息素,黄景瑜有些恍惚。


  许魏洲的味道难以形容,初次见面及吃饭时还没闻到他的味道,估计是配合剧组人员服用了抑制剂。失效了后属于Alpha的味道不掩锐利扑鼻而来。


  柠檬薄荷混冰的凉爽,与隐隐约约可闻的酒液长香味道。


  黄景瑜有些纳闷。


  许魏洲这人第一印象还是蛮清秀的男生,浓眉大眼,也蛮热情的,信息素不被他的排斥,昨天没注意观察还以为是个平淡的Beta,结果却是个Alpha。两个Alpha啊...


  宿醉的头脑让黄景瑜不愿再想下去转而一把掀开被子,第一暴露在空气中的就是两人明显僵硬的睡姿,他一下子就笑出来了。

  “得,谁都没法睡好。”

  捶了捶仍旧浑沌的大脑,黄景瑜翻身下床进了卫生间洗漱。


  许魏洲小心翼翼地听着黄景瑜关上了厕所门的声音才放心的长舒了一口气。


  昨晚他费力把黄景瑜带上床,还没等他脱了鞋就被黄景瑜扑翻,许魏洲直接被吓醒酒了。

  然而被制住的恍惚间都不知道他俩在那张床上滚了多少圈,一次次挣开又被放倒,到最后许魏洲都想过放弃抵抗任由他了。


  也不知道这个黄景瑜是学什么的,许魏洲练过的搏击招式拳拳都被化解。他曾介于不甘加大了力道还能被一一挣脱,四肢头部都曾牢牢的被黄景瑜的长腿一勾圈住就放翻。靠着一时激动而散发的信息素,他才免于被扒掉衣服和裤子的灾难。

  辣鸡。
  许魏洲翻了个白眼,也翻身坐起来。既然同在一个剧组,日后也要相处下去,一次醉后无意不能算什么。


  想着想着许魏洲就释然了,错的不是酒量不好的黄景瑜,而是世界。

  估摸着时间快到了他也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睡翘的头发礼貌的敲敲卫生间的门催声黄景瑜,等到他连声道歉着探出头来的时候,许魏洲都能做到面不改色的进去洗漱。


  尴尬。


  黄景瑜一边擦脸一边视线不住往许魏洲身上投。
  许魏洲神色正常的刷牙洗脸,就是在发型大关上犯了难。


  昨晚滚的圈太多,再加上第一次与陌生人同床的而僵硬的睡姿都给了他不少难题。
  许魏洲郁闷的看着镜子,抓着发胶向刘海左喷喷右喷喷,倒腾了半天都没能让他的刘海同平时一样“顺滑”。


  他心中不免对黄景瑜多了几分怨念:让你丫拽着我滚来滚去。
  黄景瑜见状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他的刘海少,沾点水择择就跟昨天一样帅。


  他无视许魏洲已经发黑的脸,抬手接过他手里的发胶往许魏洲刘海上那么一喷一抹。
  一个背头的大眼仔就出炉了。


  许魏洲一愣,不可置信的瞅了眼镜子,还未等大脑运转过来嘴就张开了:“谢谢。”

  “没事儿,应该的。”
  黄景瑜一挑眉毫不客气的应下,一副浑然不知昨晚自个儿做了什么事儿的无辜样。


  事实上,他真不知道。



评论(1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