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总。

我们会永远倔强,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一个大写加粗着重的FLAG。

首先150FO感谢。
不打TAG。

说一点废话,我的粉丝里绝大数都是一个粉坑里的人,两个爱豆火路漫长,对于我这种一言不合就爬墙的人,很煎熬。
但没办法,借句台词。

“我要是舍得你,我能犯贱赖这儿不走吗!”


是真的特别喜欢他们两个,所以我下笔之前总要再三思虑,反复斟酌。然而事违己愿,成品大多粗糙难堪。ABO会推翻重写的,到时周三更。食言,就咒我这辈子和左手生活。

所以,

————

高考后恢复更新。


频率为每周三章,并重改HERO前三章,为我的粉丝宝贝们(。)提供一个更佳的阅读体验。

————

我写文章是自割腿肉,满足自己的私心。口快性子直,没什么多看的,评论私聊都会回复。另外,不要上升真人大家都懂,设定出现问题欢迎讨论。




最后,请给我几个小天使科普一下最近圈内的要闻,好久没回来看看了。




BY:白总。

【瑜洲】【ABO双A向】HERO

  Part3.


*切勿上升真人。




  半露日光徐徐破开天际一抹茶白,柔和光芒给予沉寂土地许些生气,淡淡日光泛着光亮跃过众多建筑自玻璃缘投射至厚重窗帘打下一片光晕沿入室内。


  睁眼就是白净的天花板,陌生的吊灯随着他的呼吸不断变换而动作。


  黄景瑜就是在这样的境况中醒过来的。


  疼。


  刚睁眼就被迫要面对宿醉的不适,还未来得及记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就有阵阵恶心在他脆弱的胃里翻腾而上,颇有反天的阵势。


  黄景瑜眯着眼睛晃晃脑袋,低吟一声并试图撑起上身才发觉他竟不自觉的僵硬的成了一个1状睡在一边,纳闷一会儿本想寻找衣物,结果动作间牵引的头痛使他打消了这个想法。他索性展臂于柔软床铺摸索,却手指未挪出多远就触及一片温热肌肤。

  活的。

  他机械般的转首望去,大脑下意思搜寻昨晚记忆,等至看清身边人脸的同时大脑搜寻也工作完毕。


  关键词:许魏洲。


  于柔光下而缓和的轮廓带些模糊,发顶的头发乱糟糟的翘着,搭在温顺眉眼前顺着主人的侧首顺从垂下,呼吸平缓,显然一副熟睡的样子。


  结合房间里陌生的信息素,黄景瑜有些恍惚。


  许魏洲的味道难以形容,初次见面及吃饭时还没闻到他的味道,估计是配合剧组人员服用了抑制剂。失效了后属于Alpha的味道不掩锐利扑鼻而来。


  柠檬薄荷混冰的凉爽,与隐隐约约可闻的酒液长香味道。


  黄景瑜有些纳闷。


  许魏洲这人第一印象还是蛮清秀的男生,浓眉大眼,也蛮热情的,信息素不被他的排斥,昨天没注意观察还以为是个平淡的Beta,结果却是个Alpha。两个Alpha啊...


  宿醉的头脑让黄景瑜不愿再想下去转而一把掀开被子,第一暴露在空气中的就是两人明显僵硬的睡姿,他一下子就笑出来了。

  “得,谁都没法睡好。”

  捶了捶仍旧浑沌的大脑,黄景瑜翻身下床进了卫生间洗漱。


  许魏洲小心翼翼地听着黄景瑜关上了厕所门的声音才放心的长舒了一口气。


  昨晚他费力把黄景瑜带上床,还没等他脱了鞋就被黄景瑜扑翻,许魏洲直接被吓醒酒了。

  然而被制住的恍惚间都不知道他俩在那张床上滚了多少圈,一次次挣开又被放倒,到最后许魏洲都想过放弃抵抗任由他了。


  也不知道这个黄景瑜是学什么的,许魏洲练过的搏击招式拳拳都被化解。他曾介于不甘加大了力道还能被一一挣脱,四肢头部都曾牢牢的被黄景瑜的长腿一勾圈住就放翻。靠着一时激动而散发的信息素,他才免于被扒掉衣服和裤子的灾难。

  辣鸡。
  许魏洲翻了个白眼,也翻身坐起来。既然同在一个剧组,日后也要相处下去,一次醉后无意不能算什么。


  想着想着许魏洲就释然了,错的不是酒量不好的黄景瑜,而是世界。

  估摸着时间快到了他也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睡翘的头发礼貌的敲敲卫生间的门催声黄景瑜,等到他连声道歉着探出头来的时候,许魏洲都能做到面不改色的进去洗漱。


  尴尬。


  黄景瑜一边擦脸一边视线不住往许魏洲身上投。
  许魏洲神色正常的刷牙洗脸,就是在发型大关上犯了难。


  昨晚滚的圈太多,再加上第一次与陌生人同床的而僵硬的睡姿都给了他不少难题。
  许魏洲郁闷的看着镜子,抓着发胶向刘海左喷喷右喷喷,倒腾了半天都没能让他的刘海同平时一样“顺滑”。


  他心中不免对黄景瑜多了几分怨念:让你丫拽着我滚来滚去。
  黄景瑜见状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他的刘海少,沾点水择择就跟昨天一样帅。


  他无视许魏洲已经发黑的脸,抬手接过他手里的发胶往许魏洲刘海上那么一喷一抹。
  一个背头的大眼仔就出炉了。


  许魏洲一愣,不可置信的瞅了眼镜子,还未等大脑运转过来嘴就张开了:“谢谢。”

  “没事儿,应该的。”
  黄景瑜一挑眉毫不客气的应下,一副浑然不知昨晚自个儿做了什么事儿的无辜样。


  事实上,他真不知道。



【瑜洲】Hero. ABO向

周末有事没更新特地补上(。
表白四美。
初次产粮,如有错误的地方请指出!




Part2.

妈的智障。

许魏洲脑海里久久盘旋着这四个大字。
他神情恍惚的倒过台本机械般念着属于他的台词,甚至都不愿抬头看向黄景瑜已经憋笑到肌肉抽搐的脸和听因笑而断续漏出的不成话的音节。
他属于Alpha的尊严已经全盘破碎了,许魏洲绝望的想。
所幸的是,黄景瑜用牺牲自个儿的方法解救了他。
“要想我好了啊,”
“你就得忍受煎熬。”
这话一出,旁边沉寂已久的导演出了声。
“等等等,再说一遍?”
黄景瑜一脸茫然的说,
“你就得忍受煎熬。”
(PS:据说是因为鲸鱼的平卷舌问题,作为内蒙人的po表示没听出区别(。)
许魏洲也停了下来,调整好状态回想起刚刚听见的话语。
东北人天生自带的特殊技能——您的好友【口音】已上线。
导演又让黄景瑜重复了几遍,实在无可奈何的朝向许魏洲的方向开口。
“白洛因帮他纠正下发音。”
许魏洲已经不愿再犯方才的错误,拿起手机调至界面一声应下。
“你再说一遍,你就得忍受煎熬。”
“你就得忍受煎熬。”
一字字纠正过去,许魏洲都要忍不住说上海话了。
这时黄景瑜又配合的扔出了重磅炸弹。
“钻门讹你这种撒子。”
...
我想回家了。
许魏洲泄了气,认命的开口替他纠正。
“专门!”

几番纠正下来黄景瑜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去了,信息素也拱到了许魏洲鼻子前,而许魏洲看清了黄景瑜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撒子的事实。
导演闻了闻味道,不掩嫌弃之情的让他俩离开去找柴老师安排住宿,临走前导演都不忘嘀咕一句:
“让不让beta好好拍戏了,AO拍戏信息素散发成这样能理解,AA还这样,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没眼看。”
许魏洲闻言脚下一个趔趄堪堪摔倒,吓得他定了心神赶紧抽动鼻翼闻了闻黄景瑜身上的味道。
黄景瑜的信息素味道难以形容,许魏洲自打成年后没有接触过这样复杂的Alpha。具有攻击性的同时还不掩其中柔和包容之意,像是浓浓的薄荷和许些烟草与柑橘混合的味道,不知道按了多少比例混合,味道竟出奇的好闻。
脚下不乏快了些,许魏洲不免对黄景瑜多了几分好感,黄景瑜则是傻傻的不明觉厉的站在门口等许魏洲来带路。
枫稳二人也结束了任务,四人与助理们正要结伴一同前往居住的公寓就见柴老师迈着四方步优雅的走过来红唇一张,说。
“今儿导演组为了犒劳第一次见面的小鲜肉们要请客,烧烤,来不来?”
黄景瑜早就馋了许久,闻言第一个举了手表示乐意参加,四人中年龄最大的大哥都发话了,剩下三个人怎么好推脱,于是一群明儿不用忙活工作的人浩浩荡荡的杀去了楼下的烧烤店。
黄景瑜抢先占了门口的好座,依柴鸡蛋的语气看,他们今晚不喝吐是甭想回去了。许魏洲挨着黄景瑜坐下了,不是主动,是被魔王们的眼刀逼过来的。
点完菜炭很快就送上来了,黄景瑜看着送炭的小哥突然就笑出来了。
许魏洲有些纳闷,他伸手戳戳黄景瑜附身凑唇过去询问。
“你笑啥?这小哥拉链什么的都好好的系着啊。”
黄景瑜闻言笑的更欢了,也配合的俯身解答许魏洲的疑问。
“不是那个,我以前也做过炭长,想起以前烫到手的经历了。”
“.........。”
好吧,许魏洲尴尬的转过头,努力专心于解决盘里的肉串和烤鱼。

吃饱,那就免不了喝酒。
黄景瑜作为大哥自然当仁不让的先干了两杯啤酒,可惜威风很快就在众人的轮番劝酒下阵亡,最后就是趴在桌子上老实睡觉。
许魏洲也喝了不少,仗着眼睛清楚也灌多了不少人,喝到最后,许魏洲愣是拼着最后一丝理智灌倒了柴鸡蛋。而陈稳和林枫松早就不知道去哪儿躺着了。
得,许魏洲认命的打电话叫来了其他人把那些人背回去,自己挂了电话撑起黄景瑜,陈稳小脸红彤彤的跑进来了作势也要扶黄景瑜却被清醒的林枫松逮住灌了不少水。
于是夜里就多了两道四人的绚丽风景。
林枫松没喝多少,再加半路偷跑现在清醒的不得了,陈稳则是半清醒半昏迷状态,许魏洲状态和陈稳差不多,而黄景瑜就是完全的喝趴了。闭着眼睛任由许魏洲带着走,不时打个嗝儿。
一路跌跌撞撞回了公寓,许魏洲一手费力的架住黄景瑜,一手摸向黄景瑜的裤子。
找钥匙。
许魏洲眼睛看不清了,手也是胡乱摸索,哪儿都敢摸,黄景瑜愣是被他摸醒了,眯着眼睛哑着嗓子半天才吱了声:
“你谁啊?”
许魏洲一激灵酒劲下去不少,终于摸到钥匙一瞅身下。
得,黄景瑜起反应了。
21世纪的五好Alpha许魏洲开始方张了,黄景瑜的信息素就绕在他身边,由于身高原因黄景瑜鼻间的吐息也尽数洒在他脖颈。
许魏洲暗道声不妙,他的抑制剂也要到时间了,虽然正常Alpha的信息素相排斥,但不排除意外的可能。许魏洲抓紧清醒的时间开了门,把他和黄景瑜一并塞进屋里,草草脱了衣服刚要架着某人进卧室却傻了眼。
这不能怪许魏洲。
而是谁都想不到,一个正直的醉酒的Alpha,和一个如同烂泥般醉倒的却起了反应的Alpha,要住一间大床房。

大床房...
大床房。
大床房!

吾命休矣,许魏洲绝望的想。

《Hero》瑜洲同人ABO.

ABO瑜洲。
《Hero.》
AA.
AA.
AA.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做个全面贡献粮食的 boy。
第一次写同人,ooc请指正!
切勿上升真人。
表白四美❤️


Ready?
Go.




Part1.


许魏洲拎着盒脆香米,手底存了些犹豫屈指敲响了房门。
在那之前,他服了足量的抑制剂去压制他身上浓郁的Aphla味,他生活中从不抑制信息素,或者说,他根本不信信息素。
他身侧不缺曾处于发情期的Omega,但他并没有特别强烈的欲望想要去争夺,甚至有时都勾不起他的生理反应。他高中与大学的交的女友都是Omega,即使在他面前发情了他也能冷静的给她打下抑制剂,孤男寡女的情况下也不例外。
这可真不怪许魏洲,他是真的不喜欢Omega的味道,甜腻腻的,是许魏洲最不喜欢的。因为这点许魏洲曾被室友和朋友们戏称为“许大和尚。”
对此,他表示,颗颗。

总之,在许魏洲第一次试镜时就毫不意外发现剧组大多是Beta人员,即使Beta们对气味不敏感,但自然散放也会让人体感到不适,所以思来想去许魏洲才选择服下抑制剂。
如果有Omenga的话就更尴尬了,不在发情期也会被影响。然而,在进门之前,许魏洲坏心眼的希望与他搭对手戏的是个Omega,这样他还有些余地去周旋能否调换角色,虽然那不太科学。
闻声而来的工作人员很快替他开了房门,屋里的两双眼睛也追来。许魏洲搔搔后脑进了门先扬手示意打个招呼同时默不作声的打量二人。
原本老实坐着的一个带黑帽的人反应极快,一下蹦到许魏洲跟前上下打量了两眼,还未等许魏洲反应过来对方就大方伸出手爽快开口道:
“你就是许魏洲吧?你好你好,我是陈稳,在这部剧中饰演杨猛。那边的那个家伙是林枫松,尤其。”
一旁坐着的带着发带的一人闻言抬头,林枫松,也望过来起身向许魏洲打了个招呼,空气中不加掩饰的味道告诉许魏洲,陈稳是Beta,而林枫松是Aphla,各有各的特色,毫不意外的搭配,许魏洲耸耸肩简单介绍了自己。
“你们好,我是许魏洲,在这部剧中将会饰演白洛因。”
客套寒暄了一阵枫稳两人就被工作人员叫走,许魏洲犹豫半晌还是扔下脆香米给两人搁在茶几上权当打下友谊的第一步,转而不加犹豫的蹭至柴鸡蛋身侧盘算着开口。
“柴总,那个..顾海来了吗?”
身为Omega的柴鸡蛋闻了闻空气中的味道后翻了个白眼不掩恶意开口。
“快了,快了,路上堵车。快收收你的信息素,而且你对人家那么好奇干什么,放心,肯定能满足你。”
“.....”别人的信息素的锅我不背。

许魏洲没得到满意答案还被调戏了一番回来,磨磨后槽牙百般聊赖的他只好随便找张木椅坐下等待,顺带刷刷微博看看他饰演白洛因消息放出去的反响。

正待许魏洲已经准备打开游戏先肝一局的时候门铃响了,被催去开门的他茫然的搁下手机起身迎接而上。
刚转动把手开了门入眼就是一双张开薄唇里往外探头的虎牙,许魏洲愣了一愣,视线寸寸上移径直撞入对方同样呆楞眼眸中。
许魏洲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暗咒声运气不好轻咳一声稍有尴尬的侧身放人进门。
等众人相互打完照面许魏洲打定主意化被动为主动,刻意忽视鼻腔内充斥着的充满攻击性的信息素,上前一步拍了那人的肩主动开口。
“你好,怎么称呼啊?”
“黄景瑜。”那人回头答道。
“黄、黄景瑜,我是许魏洲。”许魏洲复述时不知为何唇面相碰时磕巴了一下才完整说出语句,他自知过于紧张,舒口气同时转头欲想作放松却不料瞅见柴鸡蛋抱着手机嘿嘿笑。
这剧组吃枣药丸。
许魏洲默默的想。
而且这个黄景瑜可真是高冷,同是Alpha以后相处肯定不会轻松,更别提剧中的多重暧昧桥段,说真的,两个Alpha?能演好吗。虽说娱乐圈不乏AA搭配,但起码都拥有着各自的Omega,相处还算方便,可现在是两个年轻气盛的单身Alpha,还要演耽美剧。
许魏洲在心里叹了口气抬头面向黄景瑜勉强挂上笑脸招呼。
工作人员带回了枫稳两人,见到许魏洲和黄景瑜时许魏洲不出意料的感觉到她们的眼睛都在放光。
又不是Alpha和Omega合伙搭戏,至于么。许魏洲颇为郁闷的想。在见到黄景瑜之前,许魏洲一直为他的身高和肌肉自豪,但自打黄景瑜进门以来,凭着Alpha的天性,许魏洲用大腿都知道他想调换角色的梦想是彻底扑空了。许魏洲摇了摇头,坐回他原来的椅子,初次见面的两人并没有什么话题可言,黄景瑜和那两人打过招呼后也懒得找话题,长腿一搭就倚在桌旁摸出手机自顾自刷起应用,两人都是一副全等柴鸡蛋发号施令的模样。
柴鸡蛋见状也不好再窝在椅子里,起身瞅了眼点就大手一挥轻飘飘一句话就将四人推入火坑。
“时候不早了,对两遍戏找找感觉然后就去睡觉吧。”
睡个鬼啊现在还不到七点。
许魏洲和黄景瑜默默的想。
然后两人顺从的被工作人员带去另一间屋子,屋内窗边圆桌坐了一圈人,颇有股审判的味道。许魏洲咽了口口水听从指示走过去然后坐下看剧本。事先看过小说的好处就在这了,前几集尺度还算好,但到后面,剧本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顾海一把将白洛因扔上床欺身压过去.....”
许魏洲绝望的一把合上剧本不想再看下去,就等黄景瑜看完剧本决定对哪儿的剧情。
黄景瑜接受的异常快速和淡定,看来也是事先补过功课的,平静道:
“那就....从头开始找找感觉?”
许魏洲点点头表示认可随意拎起台本举到眼前,视线撇过第一句时不由得一愣,刚才还能清楚辨认的熟悉方块字尽数消失了。
许魏洲慌了神,急忙摔下台本仔细辨认。

黄景瑜就坐在旁边,等了一会儿实在看不下去了,以一种关爱制杖人人有责的语气幽幽道,


“朋友,你台本拿倒了。”















PS:第一次产出,性格把握不到位轻拍....纠结了很长时间还是写了aa,以后会继续完善各种脑洞,ao的大门欢迎着我(。感谢观赏,许魏洲向您发射了爱心❤️。